人事人才

more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事人才 > 正文

【九秩西电】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优秀院友访谈(第一期)——蔡元芳

发布时间:2021-10-09点击量:

2021年10月我校将迎来九十周年华诞。为传承西电红色基因和“老三系”精神,进一步增加院友与学院的联系,学院推出“我为西电送祝福”计科院院友访谈系列活动,邀请优秀院友代表分享他/她的成长故事、对学弟学妹的寄语以及对母校90华诞的祝福。

计科院92级院友 蔡元芳

院友简介:

美国德雷塞尔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学学院终身教授,正教授。2006年获得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同年9月加入美国德雷塞尔大学任教。在软件设计、软件架构、软件模块化、技术债务以及软件经济学方面的发表了大量高影响度科学论文, 主持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多个研究项目,著有多项专利,并建立了广泛的工业合作。团队提出的创新软件设计结构模型和模块化指标已被多家跨国公司采用,并受邀在谷歌等多家世界500强公司举办技术讲座。目前担任软件工程顶级期刊IEEE Transactions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TSE) 副主编,并任多个软件工程主要期刊的编辑委员会成员。

院友祝福视频

采访实录

Q1:您觉得母校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母校是我科研生涯的起点,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严谨务实的传统。以前没有那么多自习室,沿着校墙边的一排排石凳就成了同学们自习的最佳场所,每天早上争先恐后的去小石凳占位置,成为了西电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严谨和务实的风气弥漫在校园里,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Q2:最让您印象深刻的是哪位老师? 为什么?

第一位当然是龚杰民老师。我有幸在大二到大四期间在龚老师的人机交互实验室学习,做毕业设计,开启了我的科研道路。临近毕业的时候,龚老师鼓励我给学术期刊投稿,帮我一字一句的斟酌。标点符号不能用错,用词造句绝不能有不通顺,不严谨的地方。这大概就是现在常说的“工匠精神”, 我对龚老师严谨的科研精神终身难忘。第二位是大四的软件工程美国外教彭德友老师。彭老师用全英文给我们讲软件工程课和需求分析,开拓了我的视野,了解到在工程中需求分析的难度和重要性。大学毕业后我开始从事软件工程师的工作,更加意识到彭老师的课具有很强的实用性。

Q3:结合您的求学经历和工作经历,对未来想在国外读博的同学有什么建议?现在应该做哪些准备工作?

中国学生特有的优势就是既有天赋又刻苦努力,国外高校特别欢迎中国学生。国外学习最大的特点是教授一般不会进行非常细致的指导,只会指导一个大致方向,给一两篇经典文献。养成独立阅读、查阅资料、独立学习的习惯非常重要。同学们要做好随时回到原点的准备,因为博士期间学习的知识是以往没有接触过的。保持一颗强大的内心,遇到挫折多和老师同学交流。学好英文是必不可少的,一味追求TOEFL、GRE 的高分是远远不够的,生活中英文也十分重要。面对全新的环境要不耻下问,才能更好的适应国外生活。

Q4:您在软件架构定义、设计等领域做了很多有影响力的工作,从您的研究经历来看,您认为在校软件工程专业的同学需要掌握哪些知识技能, 以及在学习中会遇到哪些问题?

不管是做科研还是做软件架构师,最重要的还是基础的理论、算法、编译原理、离散数学等知识。软件设计实质上是一个抽象的过程,设计水平反应了设计师抽象的能力。只有接触了大型项目之后,才能到体会到这一点。打好基础才能融会贯通。学习软件工程的同学,计算机基础一定要打好,因为软件工程是一门建立在计算机基础之上的学科。尤其要有空杯心态,做好终身学习的准备,这样不论到了怎样的新环境都能不断进步。

Q5:您对学校和学院建设发展有什么建议和期待?

我现在任教的Drexel大学是全美最早的工程学校之一,学制是五年制, 其中有一年半的实习时间。在结束前两年的基础课程学习后,同学们会去校外参加实习,既加深对理论知识的理解,又提升实践能力。同学们在学校编写的软件作业,提交之后这个软件的生命周期就结束了,不会再有进一步的迭代和维护。而在工业界正好相反,软件的生命周期在初次提交后才刚刚开始,后续需要不断维护和更新。这时候设计质量和可维护性就十分关键了。如果没有工业实践的经历,很难体会到这一点。西电在这方面做的不错,希望能继续结合实际,发扬务实的作风,使同学们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自己。

上一篇:【九秩西电】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杰出院友风采(第一期)——杨孟飞
下一篇:【九秩西电】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优秀院友访谈(第一期)——刘强